《中韩梦之队》制作人:国内艺人需补上综艺表现

来源:网络整理  | 2018-02-11 10:23

从韩国版的《出发梦之队》到中国版的《中韩梦之队》,韩国KBS和深圳卫视今年开创了跨国明星竞技类真人秀的先河,陆毅、付辛博、严屹宽等中国明星被送到韩国录制总共十期节目,与尼坤、银赫、张佑赫等韩国明星展开各种体育项目比试,一较高下。

不过,虽然中国明星在比赛时敢斗敢拼,但他们似乎未能捕捉到观众心理。网友频频吐槽:“中国明星的表现让人感觉很尴尬,放不下偶像包袱,综艺感太弱,一点都不自然,杵在那里像木头。”对于韩国明星的表现,则基本上是赞扬:“韩国明星的艺能感好,笑点衔接比中国明星不知强多少倍!”

对此,深圳卫视《年代秀》《中韩梦之队》制片人毛嘉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表示:“国内亟须开设一堂综艺表现课,对艺人进行这方面的训练。”

【为何不买版权改合作?】

先共同研发制作,

下一步版权输出

羊城晚报:当初为什么考虑和KBS联合制作,而不是采取购买版权的方式?

毛嘉:相关部门出台了一些关于真人秀节目制作的指示,对于引进模式有一定限制,所以《中韩梦之队》没有采用老路子。以往常见的操作是购买版权然后进行本土化改造,比如做成中国明星的对抗,但这次我们做成了中国明星和韩国明星的对抗。对于跨国操作,原版权方KBS也没有经验,所以必须两方共同研发制作。

羊城晚报:合作中,中方团队有多大的话语权?

毛嘉:一开始,双方各占一半,后来基本上就由中方主导了,包括比赛项目、制作细节、表现方式等,话语权是和团队的操作实力、把控能力、导演能力密切相关的。中方团队是《年代秀》的制作团队,《年代秀》的比利时版《The Generation Show》总共做了十集,但我们做了四年,一年52期,团队对于在原模式基础上进行创造是很有经验的。

羊城晚报:有第二季的合作计划吗?

毛嘉:第二季的合作已经进入讨论过程。《中韩梦之队》还算比较成功,韩国方面又在尝试和泰国合作开发《韩泰梦之队》。从国内真人秀节目的发展来看,从纯引进模式到共同研发制作,再到自己独立制作向外输出是一个必然趋势。

【为何中国艺人放不开?】

造星机制有差异,剪辑重点也不同

羊城晚报:《中韩梦之队》最新一期的收视率还不错,达到0.6,但足球赛那期50城收视率只有0.39,你们分析过原因吗?

毛嘉:周六晚黄金档厮杀非常惨烈,《快乐大本营》、《偶像来了》、《非诚勿扰》、《女神新装》都在周六档。说实话,《中韩梦之队》的明星卡司和明星报酬跟这些节目相比没有太大竞争力。我可以透露,国内有些节目一个明星的报酬抵得上我们节目一半明星的成本。足球赛那期收视率低也不是偶然现象,每档节目的收视率都有个爬坡的过程。

羊城晚报:很多人吐槽,中国队员缺乏艺能感,让人看了很尴尬,而韩国队员没有偶像包袱。在选队员方面,为什么中国队找的大多是演员,而韩国队出场的大多是歌手?

毛嘉:从两国的造星机制来看,国内主要的“造星”途径有两条——选秀和艺考。选秀类明星在体能上没有保证,跳舞的会稍微好一点。但是,这几年国内并没有选出太多舞蹈类的新人。而通过艺考,接受正规影视表演专业训练的演员,体能上有保证,但是综艺感会弱一些。

韩国“造星”基本是一条直线——练习生模式,哪怕是报考演艺学校的人,也会有做练习生的经历。韩国练习生基本上从十二三岁开始,不管是体能,还是综艺表现都经过严格、科学的训练。韩国开设有综艺表现课,告诉艺人在上不同类型的综艺节目时,如何快速地找准自己的定位,然后决定自己用什么样的语言、肢体表现去抓住观众眼球。我们国内哪有这样的专业课程呢?

当然,我们选择队员也是看人气、形象、作品。比如,陆毅的《三国》在韩国播出,乔振宇参加了中韩合拍的《坏蛋必须死》,这样,韩国观众对于中国演员也会有所期待。

羊城晚报:中国版剪辑着重冲突点,而韩国版剪辑很少出现冲突点。这样安排是出于什么考虑?

毛嘉:没错。我们的团队一致认为中国版的故事性和戏剧冲突要比韩国版做得好。韩国版的《出发梦之队》是在白天播出,中国版则在周六黄金档播出,如果没有在剪辑中突出冲突点、故事性、戏剧性,四平八稳地播出一场竞技比赛,观众很难第一时间厘清节目的脉络。我们的一场节目有十几个明星,只有这样剪辑,才能让观众有记忆点和关注点。而且,我们始终认为,哪怕是顶级的竞技比赛,观众能记住的也是赛场上的意外,比如,世界杯时齐达内用头撞人的悲情谢幕,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,这些冲突会成为非常强烈的记忆点。

【中韩真人秀差距在哪?】

韩综更新速度快,

中国艺人缺训练

羊城晚报:在合作中,是否从韩国方面学到一些新的理念?